首页 > 香都百科 > D > 正文

乡里香情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5-31 13:46:55

 

晒香 杨小玲 摄
晒香 杨小玲 摄

  家乡永春达埔冠名“中国香都”,这消息像一股温泉,瞬间滋润了我四肢百脉。

  我为我是达埔人而自豪。

  曾经,那一缕清香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尤其是在那不堪回首的年代,焚香祭拜只能偷偷摸摸,制香卖香就是投机倒把,更何况我那些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祖辈父辈们,谁还会有信手拈香的闲情雅兴?只有那抗争不过命运的村婆婆,才会把节衣缩食省下的一点零花,焚香乞求神灵的庇佑。

  时光荏苒,仿佛在一夜间,一提起永春香,沁人心脾的香气就在鼻息间、空气里蔓延。有太多的新闻,太多的宣传,共同成就了香气缭绕的达埔。著名诗人余光中甚至感慨:一缕香万里,跨海来拜香。

  达埔闻名遐迩了,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雨后春笋般涌现出许许多多的万元户、十万元户甚至百万富翁。但这带给我的不是无限的荣耀,而是五味杂陈的心酸。

  老家在达埔,却似乎和香无缘。时至今日,我是多么清晰地记得,春秋开学两季,为了凑齐我们的学费,一向刚强的父亲不得已低下头,借遍了村里的富裕人家。那些因为制作永春香而富足的乡邻们,甚至因此嘲笑父亲的不合时宜,把贼大的三个孩子放在学校里“养尊处优”。要知道,只要父亲毅然中断我们的学业,把我们送进制香厂去,不出三年五载,我们的日子肯定也会马上滋润起来。但父亲丝毫不为所动!有多少次,我们兄弟甚至自己提出要辍学制香的要求,父亲坚决不答应。

  就这样,我们的日子过得比谁都艰难。在一个个因制香而富裕起来的乡邻不理解的眼光中,父亲咬紧牙关,将我们兄弟几个送上了大学。

  就是在为我们赚取学费的没日没夜加班中,父亲因为一场工伤事故付出了生命……痛彻心扉的我,只能借一缕清香,祭奠父亲高贵的灵魂,慰藉自己卑微的思念。

  痛定思痛。父亲就是一缕清新幽雅的香魂,历尽艰辛却始终执著固守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只是那香魂,却成为我心头永远的痛。

  所以对香,甚至对乡,年少的我更多的时候宁愿选择敬而远之。

  如今许是人到中年,缅根怀祖之心日渐滋长,我居然一次次回到那早已人去楼空的老屋,和乡亲们闻香话家常,总能给予我别样的触动和震撼。

  永春香制作工艺是明清时期从泉州移居达埔的阿拉伯后裔蒲氏家族的传家宝。

  不只一次,我走进了蒲氏长者的家,听他们细数家珍:永春香,发乎于明清,曲折蔓延三百多年,发展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闻名于当今。纵观其发展的历程,她不仅记录着达埔人的兼容并蓄,也是中外文化水乳交融的历史见证。它千年不断升腾的烟雾是千百年前先民纵横海上的智慧和胆魄。

  今日达埔,已有300多家永春香生产企业,产品畅销东南亚各国,永春香也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不仅仅在达埔,在永春,崛起了中国香城,几年时间就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世世代代和大山相伴的乡邻们,点燃百亿元产业集群的梦想,把达埔、把永春的名字传播给世界,让世界知道了永春、达埔这样原本在地图上并不显山露水的地方……

  守望永春香就是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

  由此我想,那一抹香,其实就是胜不骄败不馁永不服输堂堂正正的民族魂!她在每个人的心中永恒存在永远芬芳!

  永春香,香永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