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 永春香事 > 正文

香之梦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1-17 11:38:54

IMG_7312_副本_副本.jpg

有一种精灵,以凤凰涅槃的炼狱浴火重生,以气入神,以神通境。这就是香。它如梦而来,与梦同在。
(一)
在闽南永春的达埔镇,一到晴天,到处是晒香的场景,古镇被浓浓的香味包裹着。这一朵朵香花,既美得灵巧,又节省空间。它不知出自谁的发明,实用而又好看。这样一个简单的手势,凝聚着老祖宗传承的智慧。
永春的香史可以追溯到上千年。隋末唐初,为避战乱,中原人南迁入闽,也来到永春这个僻静的地方,中原文明包括香文化也随之传入这里。宋元时期,泉州为“东方第一大港”,商贸鼎盛。阿拉伯人是当时主要的香料贸易商。定居泉州的蒲氏就是刺桐港的望族,蒲寿庚便是一个杰出人物。其家族拥有大量船舶,垄断泉州香料海外贸易近30年。
潮起潮落,蒲氏在明末清初走向落寞,移居永春,也带来了制香技艺。就在永春达埔的汉口,几乎每户都制香。不同姓氏的当地人都得有了制香技艺的传承。
1974年出土的泉州宋代古沉船。它的出现带来了许多新的发现。当时打捞上千斤的香料。可见香料贸易在宋代属于鼎盛时期。这里似乎还留存着“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痕迹。
海上丝绸之路是瓷之路茶之路,也是香之路。
(二)
有香的陪伴,新的一天就是丰实、充满向往的一天。
香道,立意在静与境。一种意象,一种境界,通过灵巧的捻拿、流畅的起伏向人们传达开去。这样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是那样精准与完美。
中国人对香的理解,从说文解字中可以发现,香即从黍从甘,黍指谷物,甘即美好。香可以泛解为有生命的体味。通过嗅觉感受到一个生命美好的存在。
中国人用香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从汉到宋,香开始进入士大夫闲适的生活,香的内涵也渐渐丰富起来。在日本流行的香道,就源于北宋诗人黄庭坚《香之十德》。在唐代诗词及绘画中,很容易找到对香的吟咏和描绘。苏轼有诗云:“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借香抒怀。在宋元,品香、斗茶、赏花、挂画,并称为四大雅事,极其奢华、雅致。香囊、香袋为古人重要的佩饰之一。秦观《满庭芳》曾咏:“香囊暗解,罗带轻分。”“闻香识女人”更是将香品与人品连在一起。
(三)
在永春,这个聚集着中原文化、西域文化及本土文化交融的地方,到处散发着香文化的芬芳。在永春的明山秀水、寺庙楼阁中,都可以找到千年的咏叹,香道的烟痕。在蓬壶镇仙洞山,有一方由僧人镌于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的“蓬壶胜概”崖刻,并附刻诗句,内有“胜境千年在,香烟万古存”之句。在桃城镇白马寺,在一方清康熙年间由永春县令郑功勋撰写的《重兴白马寺记》,称该寺“历宋至明,香火勿替”。
近代高僧弘一法师也与永春香结下不解之缘。1939年4月至1940年11月,弘一法师在蓬壶普济寺闭关静修长达一年半,每日相伴他的就是一缕香烟。他在普济寺编纂的《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中,多次提到了香,“此即作熏、犹如烧香熏诸秽气也”,“此无作熏、犹如香尽余气常存也”。
香,以其气味和形态,传达着人们无限的思绪。它可以让人追思,令人释怀。2003年,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回到阔别68年的故乡,在洋上余氏祖祠内,按照闽南传统习俗,他点燃三炷清香,虔诚祭拜。后来,他写道:“浪子回头,面对列祖列宗的一排排牌位,乡情怯怯……香烛冉冉,供案上摆着祭肴。”2012年冬至,再次返乡的余光中在品味了永春香神韵后,题词“一缕传千里,跨海来拜香”。又为香文化研究会写下“香始于嗅觉而通于文化,文化之芬芳赖美名以传,制香业者实功同蜜蜂,泽被人群。”一缕香传达着游子对故园的无限情怀……
香的传播史,与瓷器、丝绸、茶叶一样,紧跟早期各地贸易的脚步,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理念。这就是时间的魅力,生命的魅力,梦境的魅力。
在永春,与其说人们寻香而来,还不如说是来寻梦。它不仅在香本身,还在于寻找香为何沉迷于这片土地的缘由……王南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