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 香道期刊 > 正文

手抄本中永春香对联赏析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1-21 20:14:15

林联勇

  近日,笔者无意中淘到一本清末的手抄本。一位不知名的永春前辈文人,用工整的行楷毛笔字抄写了数百副对联,内容涵盖祝贺进取功名、娶亲、庆寿、上梁、开店等世俗百态以及宫观、寺庙、楼堂等。其中数页让笔者最感兴趣,其内容分别有旅舍、医家、相士、卜士、星士、书店、酒店、茶店、珠店、纸店、笔店、绸缎店、布店、屐店、扇店、裁缝店、打铁店、打银店、汤店、刀店、水车店、画店、剃头店、盐馆等,犹如展开一幅《清明上河图》的市井繁华画卷,使笔者眼前浮现出闽南古镇五里街从清迄民国的极盛图景。而其中又让笔者感到十分惊喜的是,在这一望不尽的热闹市井中,还能瞥见“香店”、“香肆”(香肆亦即香店)的身影,与之相关的有几副对联,分别为:
  (1)集秦汉隋唐之品;
      参兰蕙椒桂之馨。
  上联写出中国香文化的源远流长,以及香品式样之多。在如今五里街蒲庆兰香室,其特色香品中就有复原古代名香,包括汉建宁宫中香、寿阳公主梅花香、唐开元宫中香、花蕊夫人衙香、江南李王帐中香等,这不正是“集秦汉隋唐之品”吗?下联写香之用料与气味。传统的永春香的用料,除了檀香、沉香等外,还要加入泽兰、芸香、白芷、甘草、灵香草等多种中草药材。早在屈原《离骚》中就将“兰蕙椒桂”这些香草香木视为高洁、正直的象征,也为后来历代中国传统文人所钟爱。无数骚人墨客喜欢与香这样一位雅士相伴于诗词歌赋之间。
  (2)蕙芷芝兰呈异色;
      欧苏韩柳洽同心。
  此联与上一联有异曲同工之妙。上联写香之用料与色。永春之香,色泽明丽,有褐、黄、紫、蓝、青、红、绿等十几种,气味芳醇,缠绵萦绕,经久不退。下联说中国历史上的文坛巨匠如欧阳修、苏东坡、韩愈、柳宗元等,皆倾心于香,将品香与生活情趣、道德修养融为一体。书与香,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
  (3)氤氲袅结含鸡舌;
      馥郁薰腾试马足。
  上联“鸡舌”用的是鸡舌香的典故。南宋赵汝适《诸蕃志》卷下载:“丁香出大食、阇婆诸国,其状似丁字,因以名之。能辟口气,郎官咀以奏事。其大者谓之丁香母。丁香母即鸡舌香也。或曰鸡舌香,千年枣实也。”据汉书记载,汉代的尚书郎向皇帝奏事时,要口含鸡舌香,以使口气芬芳。下联“马足”,既是描写香烟的缥缈不定如马腾之迅疾,其实也有用典。苏东坡有诗云:“拂石坐来衣带冷,踏花归去马蹄香。”故以“马足”暗指“香”字。
  (4)宝鸭焚兰烬;
      金猊喷麝煤。
  “宝鸭”、“金猊”都是指香炉。古代的香炉有做成鸭形的,故称“宝鸭”,诗词多有表现,如:唐孙鲂《夜坐》诗:“划多灰杂苍虬迹,坐久烟消宝鸭香。”宋范成大《减字木兰花》词:“宝鸭金寒,香满围屏宛转山。”明王錂《春芜记·邂逅》:“宝鸭香消帘半卷,梦初醒;天气好,花事又凋零。”清赵翼《虾须帘》诗:“昼静香常笼宝鸭,夜明光欲夺银蟾。”金猊又称狻猊、金狮、天狮、灵猊,传说中是龙生九子之一,形如狮,喜烟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狮子这种连虎豹都敢吃,相貌又很轩昂的动物形象,是随着佛教传入中国的。由于佛祖释迦牟尼有“无畏的狮子”之喻,人们便顺理成章地将其安排成佛的座席,或者雕在香炉上让其款款地享用香火。“麝煤”亦称“麝墨”,指含有麝香的墨,唐王勃《秋日饯别序》:“研精麝墨,运思龙章。”在此联中“麝煤”实际上是用来代指香。
  (5)旃檀急试博山火;
      罗袖忽生南浦云。
  上联中的“博山”即博山炉,是汉晋时期常见的焚香所用的器具,多为青铜器和陶瓷器,炉体呈青铜器中的豆形,上有盖,盖高而尖,镂空,呈山形,山形重叠,其间雕有飞禽走兽,象征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下联中的“南浦云”巧用唐王勃《滕王阁诗》“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之语,用来描写香气飘逸,绕于罗袖。火急而云忽,一缕香烟,佳人相伴,意境动人。
  (6)日晴香帘邃;
      风清一缕长。
  (7)博山薰雾结;
      沉水驻丝长。
  在这本手抄本中,反映世情百态和宫观寺庙的对联,与香有关的还有不少,诸如:“香烟缭绕通三界;烛蕊辉煌透九天。”“北阙通诚馨香扑鼻;南山献瑞春酒介眉。”“宝鼎香清诚通玉阙;雕梁彩焕福萃华堂。”“宝鼎焚香辞旧岁;华堂秉烛庆新年。”“英灵千古在;香火万年新。”大多是四平八稳的俗套之语。较为可观的有一副贺新婚的对联:“红袖添香书声午夜;韵士探花梅妆点额。”
  格调高雅,脱于流俗,可细细品味的,当属书轩、书馆联——
  一榻香烟琴韵;
  半帘月色书声。
  茶熟香清有客到门可喜;
  鸟啼花落无人对坐亦怡。